杜教授二三事

 杜教授1984年到长安大学任教,在社科系担任书法老师,从教数年来,杜先生一直致力于书法探究,成就斐然,其作品被选入《中南海珍藏书法集》(第一卷)《中国现代书法集》《中国当代书法集》《古今名人书法大辞典》《中国当代书法名人精品集》等多部有影响的书籍中。曾多次参加全国性书法展,并赴海外展出百余次,深受中外学术界人士的赞赏。

 
杜中信为人民大会堂书写的巨幅作品《沁园春•雪》
杜教授在长安大学代书法课时,深知当代大学生思维跳跃性大,就书法讲书法很难吸引他们。所以在讲课时,将文学、音乐,甚至时尚资讯都巧妙地融入课堂,学生们兴味盎然。长大的学生以理工类居多,习惯于逻辑思维,经常向杜教授提出一些很难解说的问题:“用笔含蓄一些?什么叫含蓄呢?”或者,“为什么说这幅字妙不可言?”艺术本来有很多假想的、模糊的成分,他们却希望得到一个量化的结果,杜中信在教学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形。所以,他讲课时,先讲定义,再做解说,再示范求证。一步一步条理分明,加上杜中信特有的语言功底,总能深入浅出而又形象生动。
 
杜中信沐手书《心经》,每字一米大小,略缩后刻于西安大兴善寺所立心经石刻上。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石刻心经,长四十米高八米。
曾经有个学生,看杜教授写字挥洒自如,豪放而飘逸,心底很是羡慕,下决心苦练书法。他在书上看到书法有力透纸背之说,便在手腕上吊个秤砣练字,几天下来,手臂酸痛,连筷子都举不起来了。杜教授知道以后,先表扬了他的学习精神,然后和蔼地说:“艺术和体育是两回事。书法的力度是视觉上的感受,和写字时用的力并无必然联系。一个画家,画猫和画虎的力气有不同吗?画松树与画兰草的力气有不同吗?”寥寥数语,学生已经恍然大悟。还有个学生,问杜教授:“您怎么看电脑字库里的行书草书呢?”杜教授诙谐地说:“机器轧出来的饺子,和自己包的,你说味道能一样吗?”一个生动形象的比喻,让学生们都会心微笑了。
 
杜中信为毛主席故居写的楹联
杜教授喜欢音乐,古典的轻音乐,风情浓郁的民歌,时尚流行音乐均能欣赏。他也喜欢摄影,用镜头捕捉生活中的美,积累素材。生活中尤其喜欢登山野游,连绵起伏、气势雄伟的秦岭是他的最爱。杜教授说:“秦岭气势雄伟,又有秀润之气,在全国的山水中风韵独标。”他的书法,也是气韵生动,连绵不绝,恰如其分地表现了陕西的山山水水。他说:“我们应该热爱生活,热爱生活就该深入生活,细致地观察生活,从生活中吸取艺术创作的养分。”别人写字画画都喜欢安静的环境,而杜中信则不然。他写字的时候,一边听音乐,一边写字,脚下还在打拍子,照样写的得心应手。
 
杜中信为张季鸾纪念馆书写的楹联
 
杜中信为北京潭柘寺地藏殿所写的横幅
杜教授的弟子们说起杜老,都是无比的崇敬:“杜老师在我们心目中就像神一样,他的书法用笔在陕西罕有可媲美者,而且他非常谦和,平易近人,可谓德艺双馨。”杜先生的一位弟子说:“杜老师爱好广泛,能从姊妹艺术中得到启发。他的书法有时宛如音乐的行云流水,有时又有诗意的高雅纯粹,有时又有入画的草草逸笔。杜老师是高人、逸人、至人。淡泊宁静,不慕荣利,朴实无华,待人以诚。”
 
杜中信为道教圣地楼观台景区巨石题词